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用微笑作法官的语言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21日

  用微笑作法官的语言

                                                                                                林军

  俗话说:语言是一门艺术。它能代表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是客观感知的一种表达方式,更能体现一个人的人格魅力、交流水平乃至整体精神层面。法官是一个特殊行业群体,它的职业语言虽不惊世,但却与千家万户有着休栖相关的联系。因此谈到用什么做为法官的语言,更是足以引来百家争鸣的话题!

  微笑,不管是远在树叶避体、石器仗利的原始社会类人猿时代,还是科技流行,高度文明的现代社会,都是人类最容易读懂、最乐于接受的一种语言。它的诞生虽没有经过人类的刻苦钻研,但却能直观地表达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融洽、友好、乐观、愉悦的交际意向。同时它的存在更不需要给它界定国度、地区、人种区别等等,只要把它挂在人类的脸上,那就是全世界、全地球都不陌生的语言。

  人类的语言有很多种,没有一种是通用于世界的,英语充其量是一种通用语言,而且其使用还受着年龄、场合等情况的制约,很大程度地限制了其流畅使用。况且即使在一种语言的国度里,语言的使用仍然受着地域方言、智力层次、社交场合等多方面的限制区别,不可能从一而足。但是微笑则与此大不相同。人类作为其唯一载体,在使用时,既不受种族、地区的限制,更不受年龄、识别层次的影响,因此在人类使用微笑时,对方可以轻松地读懂其中所表达的意思。由此看用微笑作为人类通用的语言,不仅可以简单表达,使对方迅速捕捉其意思表示,而且如果人类在使用微笑时,把快乐留给别人,把痛楚、阴霾留给自己,那这个世界岂不更加灿烂美丽!

  诚然,微笑没有褒贬之分。但微笑却有着诚实的微笑、热情的微笑、幸福的微笑、友好的微笑与狡猾的微笑、虚伪的微笑、暗笑、冷笑等等的区别。当然笔者在这里泛意上指的是美好一面的微笑,至于阴冷的微笑既不该诞生,更不该存在,还是让它自生自灭吧!

  用微笑作为法官的语言,这似乎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实则不然!因为现代社会经济突飞猛进,地球人的素质也普通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准和层次。在这种高度发达、高度文明的社会环境中,更对人民法官的职业需求提出了新的评判标准。正如在人民法官队伍建设中,每日必提审判作风的转度、素质的不断提高,这其中都渗透了法官的文明礼貌用语以及对待当事人所保持的态度。“门难进、脸难看、话难说”这是以前群众对人民法官的习惯性看法,随着近几年法院系统逐年的素质教育和队伍建设,法官的工作作风有了较大的改观,人民群众的满意率不断提高。好像在这种态势下笔者提出在法官队伍中推行用微笑作为语言表达方式,可能“一石激起千层浪”,要遭受食蟹之勇和“哗众取宠”嫌疑的尴尬。实际上,分析后不难发现笔者的队伍建设之建议具有着其他措施所无可比拟的可操作性和科学有效性。试想:笑有何难。作为一个人民法官,只要你有着一颗为人民排忧解难、甘为人仆的心,你就会把个人名利、个人烦恼放在脑后,放在自己心中,从而用真诚的微笑对待当事人,用甘甜的微笑来驱散当事人心目中的阴霾,去滋润他们。这种沟通方式比任何的解释,任何的关怀都来得直接简单,能瞬间缩小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距离,消除接触法官前社会上对法官的错误评价。这岂不比法官说上千言万语还容易得到群众的信任和理解。

  也许在群众心目中,“黑脸包公”更能体现法官的刚直不阿和大公无私,这好像与笔者提议的微笑语言背道而驰,是啊!谁看到过微笑的包公形象?实则不然,任何事物都是发展的,不会一成不变。就像近代人们用毛笔写字,后来用钢笔、铅笔等写字,现在多用微机打字一样。现代的法官如果一味地追求“黑脸式”包公形象,那么他们一定与人民群众越走越远,你得到了心理上的自我满足,但却失去了群众对你的亲民印象。案件的当事人大多数身上都有着辛酸的经历,更有不在少数的当事人是在饱受失去财产甚至失去亲人之痛的情况下开始接触法官的。他们既需要一位惩恶扬善、明察秋毫的人民法官,也需要一位平易近人,态度谦和,能耐心听取他们的疾苦,能够与他们推心置腹,“心心相印”,如朋友、亲戚、父子、母女般关系的法官。换个角度,如果一个法官一味地追求板着脸执法的那种严肃,那种威严,那么他一定也会把凄苦诉求,惴惴不安的老百姓拒之门外。因为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法官就是他们的保护神,如果你在接受当事人的诉求时,笑得灿烂些,话说得温柔点,不就更不怒自威吗?古人云:千金易得,一官难求。大多指的是官职难以谋就,在笔者看来,可能也有指的是那些官老爷难以诉求的意思吧?“话是开心的钥匙”,微笑更是最好的语言,掌握了这门武器,人民法官更容易轻松打开当事人的心锁。笔者是一位从事审判工作八年、执行工作十多年的法官。在工作实践中,对此感触颇深。恕不讳言,就笔者接触的当事人中有出言不逊,难以理喻,最后你说什么他就反对什么的,结果你与他的谈话不仅无功,反而有过;也有通过你微笑的形象,关心的话语,而与他们打成一片的。他们会把你当成朋友,心中的话,敢跟你说,同样你说的话他们也信。曾经有一位饱受亲情吞噬,一个儿子不履行赡养义务,另一个儿子不幸病故,经受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的老人在法院遇到笔者,虽不是业内工作,但笔者还是微笑着扶老人坐下,泡上茶,耐心听老人说完,最后把应如何处理家庭、继承纠纷的规定告知老人,然后把老人送上电梯……结果这位老人做申请人的执行案件正好分到笔者手中,最后让这起案件顺利执结的原因就是老人谁也不信,只有笔者的话她深信不疑。这不正如应了那句古话,“公也,无信不立”。

  如果人民法官在执行职业操守时,都把微笑放在最前哨,那么便能更好地发挥它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它就能迅速抓住当事人的信赖和理解,送给你一个人民满意的成绩。在这种诚挚、关爱的微笑背后,并不是就摧毁或颠覆了包公精神、包公形象。因为笑容里完全可以包罗你的耿直率真,你的无私清廉,更可以有你的嫉恶如仇。这也就是说,如果能把包公精神和微笑和蔼的法官新形象完美融合,呈现在群众面前,不更容易让群众接受吗?

  当前各级法院大力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旨在强化人民法官队伍建设,努力转变审判作风,赢取群众对人民法官满意的神圣一票。笔者愚钝,别无良策,仅把“用微笑作法官的语言”这一简单直接、获益必多的建议呈给各位同行,以期商榷。

关闭
版权所有:荣成法院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荣成市伟德东路平致巷2号 电话:0631—7593037 邮编:264300